茂林修竹

致力于发刀。
过激薛洋吹。
大本命莫凡。
二本命药研。
三本命格瑞。
复健中。


沉迷凹凸和骨/科。瑞吹卡吹丹吹,年/下/好吃。

【凹凸】边境流离

一个超级短的短打。
听了《存在信号(Aw.0000)》的突发奇想。








灰暗的世界突然出现了一抹光,浅金耀眼,人们从睡眠中醒来,熙熙攘攘的声音从远处接近。偶尔会有不知名的少年人在寂静的夜里大声吵闹,又在不断回荡的回声中收歇。
金像往常一样在晨曦中醒了,收拾好床铺,打着哈欠烧火做饭。他的朋友在城镇里,一到黄昏就回到家中,宵禁从夜幕降临时就已开始,直至天边透亮才结束。即便如此,他们也坚持找金玩耍。明明身份悬殊,他们却不把金当做另一个世界的人,常常给金带昂贵的礼物。
当然,其他居民也有着这样的朋友,其中也有交叉的群体。他们似乎费心去交好某些特定群众,即使有人甩脸子给他们看。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少年,金完全想不通太好自己有什么用处,自己什么都不会,充其量不过是比普通人乐观些。
自己有什么好的呢……不像隔壁的格瑞一样帅气,也没有凯莉可爱,不会像紫堂家一样召唤兽类,也不是鬼狐那样的狐狸化形。自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唯一算得上吸引人的也不过是姐姐秋,但是她早就和丹尼尔结了婚,还是在城里办的婚礼。

一些人离去了,一些人走近了,越来越多的熟面孔消失,生面孔渐渐占据了这个小村庄。有些人语气里带着高傲,似乎很瞧不起村民,但是又像以前的那些人一样,时不时送些礼物,有些人第一次见面就像认识了许久,粘着人,张嘴就是近况的询问。
从春到冬,也不过寥寥数日的感觉,春樱烂漫很快就变成了大雪纷飞。没有人意外这样的时间更替,在这个国度,夏日飞雪也是常有的事。
城镇的人们却仿佛不知道一般,一边赞叹着雪的晶莹,一边嫌弃着它的冰冷。
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那些人陆续离开,再也不回来。金曾偷偷跑到城镇看过,没有一个,没有一个是曾经来过他的村子的人。仿佛是人间蒸发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建筑开始损朽,青苔长上墙,石缝中满是杂草。
城镇里的人是最先消失的,那些叫卖水果蔬菜,甚至成衣店酒馆的商人、贵族,一个个消失,最可怕的是没有人觉得奇怪,说起他们也不过是【搬去更高级的城市了吧,毕竟那也只是个小城市啊。】这样的感慨。
天色越来越昏暗,黄黑色带着风雨的预兆。
天气开始反常,春天的落叶,夏天的沙尘暴,秋天的新芽,冬天的雷雨。
村子里的人接连消失,除了金却没有感到奇怪的人。
房屋崩塌,像尘埃一样飘散到空中。扭曲的图像,扭曲的人物。只是一瞬,还在金面前的东西就消失不见。时间变得缓慢,河水不再流淌。整个世界都在黑暗中,一切都没有声音。
仿佛世界被人遗忘。从有到无,不过刹那。
金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要被孤寂蚕食殆尽那颗曾经火热的心。他也试过大声呼喊,可是没有任何回应。没有风声,没有树叶的沙沙声,没有流水的潺潺声,甚至连回声都不给他。
好累啊。
他想着。
【恩?还有一个数据没有清除?】
他人的声音像是救命稻草勾住了金的心神,却在听清内容的刹那沉入深渊。

评论
热度 ( 6 )

© 茂林修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