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修竹

致力于发刀。
一直在爬墙。
确诊重度抑郁重度焦虑轻度强迫行为可能行动言语会比较偏激(日常想死)还请海涵。
混圈前期混邪慢慢洁癖的类型。

大本命月岛。
二本命药研。
三本命芥川。
复健中。


沉迷骨/科,最近特别想吃绝黑和有金/旧金。

【螺旋圆舞曲】清净度太平

ooc
唠叨唠叨
原创主角,性别未定性格成谜,大概是看上去仙风道骨但是会耍流氓也会有点小性子的话唠寂寞孤寡留守老人x
因为喜欢道教所以时不时出现道教相关以及主角道教的x
有私心,比如说子爵和白星啦,冈萨洛和阿伦啦balabala官配应该都会拎出来吧,玛格达不知道什么样的才配得上她就干脆不写她cp了
续章有没有什么时候有都得看我手速了ummmmm
我废话好多啊

以下正文——










说起“埃伦斯坦的玫瑰”,上层贵族没有不曾听闻的,于是疯传的关于“埃伦斯坦将要回归元老院”的流言也不是没有依据。
穿梭于各家聚会的女孩如同背负着重任的雏鹰,在一天天的磨砺中羽翼渐丰。
从从未接触过正统贵族的慌乱到如今的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谈笑风生,短短数月便脱变得如此风华绝代。
而此时被人们议论的玫瑰正穿着一身朴素的日常装扮在贫民窟游荡。宽大的帽沿将半张脸遮住,修饰过的妆容让眉眼略微改变,几乎不会有贵族经过的路上她非常大胆地走着。
我撑着头余光瞥见那抹棕色,手无意识地晃动着酒杯——琥珀之泪的味道还真是不错。
风铃被门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想来是第一次见到吓了一跳吧。
那位少女睁大了眼睛,有些好奇地望了望。
“欢迎光临,埃伦斯坦小姐。”
“欸……欸——!”她有些无措地后退一步,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吱呀作响,哪怕是被帽沿和面纱遮住,我也能想像得到她的表情。
“请不要这么惊慌,风告知了我您的讯息,远道而来的贵客——说笑了,消息灵通些的都已经知道您了。请问您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御东和中州混合的风格在整个凡瑟尔都不多见,哪怕是在这片大陆我也可以打包票说不过一掌之数。
玛格达只是抬头看了看,有些局促地说道:“我只是感到新奇,脚步便不由自主踏入了,请原谅我的失礼,只是这风格实在是让人心生向往。您也知道,与苏拉的战争从未停歇,这里更是混乱至极,唯有您的店铺无人打扰……”
“无妨,倒不如说这种风格为我带来了许多无缘结识的来客,若是不嫌弃,请随意参观,店内的东西都是售卖租赁的。”
虽然只是落魄贵族,她教养地却很好,虽然多多少少还有些性格上的不足,但是时间回去抹平,时光女神的威力可是苏拉和精灵也无法抵挡的东西。
森林的那头,属于神明的国度已被黑暗笼罩,虽有些许光芒未灭,但是以目前凡瑟尔只能调动警备队的情况来看,和平也只差那么一块石头了。
圣女早就没有用了,她能带来的不过是前人的智慧与察言观色罢了——更何况现在早就……
呵呵。我轻笑一声,玛格达正望着那套中州风格的华丽服饰出神,仿佛烟云笼罩的精细暗纹,上好的布料,再加上中州特有的大气含蓄,以及经久放在沉香木中沾染的气息——女孩子是最不能拒绝这种漂亮的东西的。
“喜欢?”我微笑着。
“是、是的。虽然很冒昧,但是……”
“那么,这套属于你了。承蒙时光不弃,它兜兜转转在中州御东经历十数年,却又在精灵的国度失落,多次转折终于到达了凡瑟尔,天之命女哟,此物与你有缘。”
“这么贵重!我不能——”玛格达涨红了脸,可爱极了,完全找不出平日在舞会上的风采。
“不,您能穿上便是荣誉了,若是带到舞会,想必我的店铺也能获得些许知名度——有幸通过某些渠道在贵族出没的地区拥有一家定制店,只可惜并没有什么客人。名字也很普通,紫霄。仅仅是云雾罢了。”
“那么!打扰了,我今日就先回去了!”
我目送她离去,门铃叮当响了一会,楼梯上传来脚步声。
一男一女先后走到楼下,我趴在柜台上,百无聊赖:“子爵大人,白星小姐,戏看得可还热闹?”
“平白送了价值连城的衣物,你图什么,别说是知名度,那些贵族挤破头都拿不到一个名额呢。”
“图个乐子吧。毕竟那颗明星、神明降于世间的珍宝,虽然现在的能力还微不足道,但是日后,怕是有有求于她的时候。”我瞥了他们俩一眼,毫不在意地露出慵懒的姿态。
“开玩笑,等你有求于她的时候,你早就可以离开凡瑟尔回中州了,那片净土可是苏拉都触碰不了的不可视之境界,况且——你的年龄可比白星月柳加起来都大许多。”萨坎顿了顿,“不说你究竟有没有那个时候,如果有,怕是苏拉已经吞噬整片大陆了。”
白星在一旁没有说话,只是听到我的年龄的时候有些惊讶,比精灵更长寿的种族她想不出来,苏拉是不可能是,我没有翅膀和耳朵。她不知道的是中州,那里有着数千年的文明,却有着年龄数以亿计的生灵。我不过是其中的小虾米罢了。
“我今天心情好,东西免费 看上什么自个儿拿,不用客气。”
萨坎忽然露出了个笑容,比我之前看见的都要真诚。他取了架子上的一方黄梨木盒,盒子不大也不沉重,只是里面的东西确实他需要的。
“正好,这东西我看上很久了。”他打开了盒子,机关很是精巧,我也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时候摸索出来发了——毕竟认识十几年他来的次数太多了。
那是一副首饰。
一副他不知材质的首饰。
星蓝中透露些许碧绿,其中仿佛有着星光闪烁,宝石已是如此,更不用提材质,白星一下子被那璀璨的颜色吸引,精灵天生喜爱美丽的事物。
虽然风格与大陆的风格并不相似,却依旧非常地夺目。
我从背后取了匣子,将它递给白星,貌美的精灵有一时的惶恐,萨坎却笑了:“收下吧,以这个人的性格,送出去的东西不会再要,况且这东西应该是搭配首饰的。”
匣子里是融合了中州御东元素的长裙,虽然穿着繁琐却不累赘,也很素净却不失华丽,配上白星这种美人是正好。
“你说说看,你怎么还没有搞定,看得我都急。”
“这种事情……急不来的。”
“人生苦短,就这么几十年,及时行乐吧你。慢走不送。”
萨坎拉着一脸迷茫的白星出了门,我呷了口酒,敲了敲烟管:“真是识货啊,居然把最贵的东西挑走了。只可惜,你们除了装饰,也用不上它。”
门突然又打开了,我抬眼看了看半途回转的萨坎,他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地掏出了一张精致的请柬,看来是忘记给了。
“小子,你尽快到手啊……她这种情况,其实只需要一点猛料就够了,指不定你再说一遍就成了。”
“闭嘴吧,从来没谈过恋爱的某人。”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门被暴力关上,发出非常响的动静。
“真是……没有礼貌的小鬼。”我一边看请柬一边嘟囔,“这次就去凑凑热闹吧。毕竟堆了一箱子了。啊呀,忘了说了衣服不能附魔,算了下次再见也就七八天的时间而已。”
店内的声音终于消失,良久。
“果然还是有点寂寞啊……”





评论
热度 ( 10 )

© 茂林修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