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修竹

致力于发刀。一直在爬墙。
确诊重度抑郁重度焦虑轻度强迫行为可能行动言语会比较偏激(日常想死)还请海涵。
混圈前期混邪慢慢洁癖的类型。

大本命月岛。
二本命药研。
三本命芥川。
复健中。


沉迷骨/科,最近特别想吃绝黑和有金/旧金。

【知乎体】亲眼见证男神结婚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cp雷卡
ooc
现代paro
卡卡什么时候被吃掉的你们猜啊?
身为卡吹的第一次文产出,也是18年第一次党费。
















如题,最近我男神要结婚了给我发了张请柬还建议我带上男朋友(关于我还是单身狗这一点我就不吐槽了),然后还有三天就是婚期了,我准备好了衣服和饰品甚至是妆娘,但是——
为什么要邀请我啊男神你知道我超喜欢你的啊为什么要让我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对方还是我没有见过的嗳你这样真的不会让感情产生缝隙吗真的不会让你夫人吃醋吗虽然我自认长得不好看但是一个女人总归会对一个喜欢自家老公的人抱有警惕的吧!!!
好了吐槽完了各位大佬来分享一下吧?

————————————————

我真的不想做这份工作      赞同1054    评论529

首先谢邀。虽然不知道我这个万年僵尸号为什么会有人邀请,要不是突然想到了这个app我还会错过……
因为工作性质,我几乎是从早到晚被发狗粮或者一脸懵逼看着夫妻俩骂骂咧咧。
是的,我是民政局的。
上周三民政局刚开门我还在打哈欠的时候,我男神和他男朋友来扯证了。
要知道我国上周一才通过的同性婚姻法,结果从初中开始就是我男神的人就来了。你可以想象一下我的崩溃。
男神K,腰细腿长,沉静寡言但向来一语中的,颜值8.5。男朋友L,颜值9,身材9,是大多数女孩梦中情人那种。
他们俩也在某个圈子里有点知名度就不具体描述了。
K和我一个初中一个班,三次分班都没有分开,当时年少无知的我还以为自己有戏,结果我现在想冲过去打死我自己。
那时候彬彬有礼成绩好还长的好看的男生是我们这些小姑娘都喜欢的,尤其是他不是一般的优秀。长相校草之一,成绩年级第一,而且每个老师都喜欢他。当然之前也说了小姑娘喜欢这款,于是我们初二的班花也是校花就给他递了情书。
别问我为什么还递情书,这种气质的男生如果不是情书郑重表白都感觉自己亵渎了他。既然是校花,那么喜欢她的男生也不少,我们当时的初中虽然很好,但是相对的有脾气的就比较多,所以我们学校当初还是不良少年聚集地之一呢。
男神那时还没有发育起来,个子只有一米六左右,身材也是偏瘦削那款,脾气不冷不硬是乖乖孩,平日里也只能看得见他看书,偶尔做点小东西,类似书签卡片这类的。(我们班女生还打了个赌才这些东西是送给谁的,结果谁都没猜对,现在我依旧想把当初的我打死)
被不良少年堵在巷子里,本身就是两人道的巷子,那天又阴蒙蒙的像是要下雨,他们的借口是老师找我们也没有怀疑,直到那个被借口的老师找他才发现不对。
因为那个地方常有不良少年聚堆,老师们一抓一个准还没有放弃地理环境这么好的地方。翻道墙就是学校操场相当便利。
我作为班长和老师一起去了,天上稍微有点雨所以眼镜都雾蒙蒙的。我们到的时候正好男神把最后一个撂倒,擦了擦被打到的嘴角,衣服因为动作有点乱,但整体来说还是干净的(心里长吁一口气,男神他是处女座啊!洁癖啊!)。
他看见我们俩,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躬身说麻烦了。态度好到好像刚刚一脸云淡风轻把不良少年扔出去的不是他一样。
好在错不在他,老师只是找了他家长谈了谈早恋这件事。
来的人年轻得可怕,也桀骜得吓人,甚至哪怕几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实验班的我也听说过他——尽管我没有想到过他在现实也这么地恣意妄为玩世不恭。L是他堂兄,哪怕血缘已经远的不能再远,也还是他堂兄。那时候的他还是个高中生,气质像是不良但是校服是我们这边顶尖的高中,虽然衬衫没好好扣外套没好好穿,就连裤子也是卷得一截长一截短。我到现在还记得这么清楚的原因是他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家K怎么样和你们没有关系,他是我的。”
当时仅仅理解为堂兄弟关系很好,真的是太甜了。
之后的K依旧独来独往,但是那几天明显带着点活跃的气息。鉴于关系还不错,我悄悄问他心情很好的原因。
他罕见地露出一个笑容,如春日的阳光融化冰雪:“因为是大哥啊。”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也没有问下去,整个人都沉浸在那个笑容里。
初三毕业回来拿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遇到了他和L,从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情书递交给他,普普通通的白信封,他还以为是什么文件,打开看了才愣住,刚要说话我就制止了。
“我知道你不会答应的,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其实我本来以为你会直接扔了的,没想到你居然傻乎乎地看了。好了,我走了哦,高中再见。”
L捏住他的脸颊,语气形容不出来,似乎带着点咬牙切齿:“哦?很受欢迎吗?”
“大哥,你明知道……”
后面的话我没有听到了,或许是风太大,或许是沙子迷了眼。
高中再见的诺言实现了,只是我们再也没有同过班。他在一班我是二班,文理分科之后就更加,文科的我和他像是隔了一条亚马逊河,倒是联系没有断过。邮件、信息,偶尔我们也会在图书馆谈论一些我们学不到的东西。
高三开学前的某一天,他突然发短信问我怎么告白。我一边笑着打趣说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也思凡了啊,一边找告白的方式。根号那个和笛卡尔函数肯定不行,爱的拼图大概也不行,可乐瓶写字也不行……
我大概想了两天,然后那边发过来一串我完全看不懂的东西“这个(2x²+y²+z²-1)³-x²z²-y²z²=0(-3≤x,y,z≤3)。空间坐标轴解。”
一脸懵的我建了空间坐标轴一点一点画了出来。是立体的爱心。
一天之后我得到了他成功了的消息,看日期正好是他成人礼那天。
不得不说我是放下心来,像是待嫁的女儿终于嫁出去了一样(我这什么破比喻)。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是L 。
所以今天我看见他们俩扯证的时候非常懵。高中一年大学四年工作三年,他也经常分享他和他男朋友的狗粮,但是保密措施非常好,尤其是因为职业原因,他连绯闻都没有被传过,私人的line也只有几个人知道,根本传不出去。
哪怕是圈里人大多数也只知道他有个同性恋人。
什么感受?大概就是,老娘辛辛苦苦看着长成的水汪汪的大白菜居然被一只比我看得还久的狮子拱了!

——————于9.11.11:20再次编辑——————

抱歉关于他们的身份我不能透露。
L和我的关系算不上好,毕竟我曾经是他情敌来着。
至于人伦,古代这么多表兄妹堂兄妹结婚也没见你们说什么,而且龙阳之好古代就有更算不得什么罪行。L家这么多人他还是三子,传宗接代再怎么着也落不到他身上就别提孩子了,而且就算想要孩子,领养也可以啊,这么多孤儿。
现在的科技也早就可以用两份父本造人造人了啊,如果真的造出来了肯定很可爱,我猜他脸会像K,眼睛却像L,平日里被L教见到鶸就要踩但是却像K一样寡言冷静,会很能打却看不出来……
算了算了,还没有去申请呢我在这里说什么胡话。

——————于9.28.9:30再次编辑——————

我去,我今天看见那小家伙了,都五岁了!也就是说L和K在男神大学就去培养了,申请起码半年时间,那时候男神还在为了论文和专八泡图书馆啊!!
得手那就更早了!
好想去揍他啊但是揍不过……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到此为止不会再更新了。
大家江湖再见!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45 )

© 茂林修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