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修竹

致力于发刀。
一直在爬墙。
确诊重度抑郁重度焦虑轻度强迫行为可能行动言语会比较偏激(日常想死)还请海涵。
混圈前期混邪慢慢洁癖的类型。

大本命月岛。
二本命药研。
三本命芥川。
复健中。


沉迷骨/科,最近特别想吃绝黑和有金/旧金。

【绝黑】镜花水月的黎明

本以为可以在一月看到最后一集,是我错了。

全文ooc完全是满足妄想。

引用原文的有五百字多。











“玛丽·麦克白。”

“闭嘴……给我睡着……”不行,视线超模糊……都说了、交给我的吧……

可恶……为什么不相信我。

威廉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第一时间发现的并不是伏在胸口的玛丽,而是身体里确确实实没有名为【绝望王】的存在了。陪伴了他这混乱的三年的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而自己连一点点总计都找不到,威廉一时间有点透不过气。

身体上的损伤被抛在脑后,没有大崩塌的世界却在心里悄然湮灭。

一瞬间的惶恐被死死压在了心底,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好啊,小黑。”

“好啊,小白。”

突然安定下来,目光追随着玛丽,仅仅几天未见却恍若隔世。猛然放松的身体带着浓浓的疲倦感和疼痛,也不知道那家伙究竟几天没睡,眼睛酸涩得厉害。他眨了几次眼,缓解视线共有的后遗症。

“你在干什么呢?”

“在确认你是不是还活着。”

“这样啊。”

“小黑。”玛丽喊着,轻得像是怕大声一点威廉就会再次离开一样。

“我……无所谓世界变成怎样,在这之前世界就一直是扭曲的……”威廉这么说着,脑子里却全是和绝望王相处的点点滴滴。

【绚丽的蓝色……美到让人心颤,强大……

“我把身体给你,所以不准对我妹妹出手。求你了。妹妹她……什么都没有。要夺取的话,就夺取我的吧!”明明在这之前还害怕得几乎动不了,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体却兴奋得发抖。

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从心底升腾起来。

我的名字是——】

【从镜面可以看见他,得知这个信息的威廉手指激动得颤动起来,嘴不由自主地咧成绝望王的惯用表情。

“请多指教。”】

【13王中不存在绝望王,他是特别的。

也只有他不会将自己瑰丽的血瞳遮住,反而是十分张扬地将刘海捋成背头,招牌表情更显得狂妄。

威廉尝试把自己的发型抓成背头,却因为圆框眼镜和睁大的眼睛显得十分土气和傻气。

绝望王毫不客气地大笑出声,脑海里一时间被笑声占据。

威廉心灰意冷地把头发梳回去,同平常一样笑了笑。

是个傻子——绝望王这么下了定论。】

【“你的口哨——有点阴郁啊……”

“莫扎特的《魔笛》,你听说过吗?”

“没有。”

“序章是乐观的曲子。但既然是魔笛,就绝不可能如同歌剧那样拥有圆满的结局,人性贪婪,所以必定会是悲剧。若夜之女王的阴谋并没有被识破、或者干脆王子没有对帕米娜一见倾心,整个世界就将永远笼罩在黑夜,不复光明。”

“……其实你就是想说——只要一个契机,整个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就会陷入混乱,对吧。”

“嗯。”】

【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威廉早就把绝望王扔洗漱间冲干净了。

刚从堕落王那边回来的绝望王带着浓郁的红酒味,威廉是闻不出牌子,但不管什么酒,二次发酵之后的味道都不好闻。被迫遭受无妄之灾的威廉简直无辜。

“果然还是小孩子嘛,小孩子一点都不懂大人的……”

“不好意思我才十五未到法定饮酒年龄。”威廉冷酷地打断了绝望王的话。】

……

“小黑,别说谎了。”

没有哦,这是我的真心话呢……我啊……和那家伙多多少少还是有共同点的。我也在心底某处渴望着第二次大崩塌的啊……

“我勇敢、温柔的哥哥……去哪里了?”

“我不想失去你。”也不想……

啊啊,这样的我……真是罪恶。

“现在的我……已经无法拯救你了。”说什么大话,我本来就没有办法拯救任何人啊……如此懦弱的我,不拥有拯救的能力,

“我好害怕,小白。”一直用他来伪装自己的我,一直生活在这个异样城市的我,还有没有能力在正常的都市活下去。

“你不存在的世界,于我而言,就像一片荒芜一般。”没有他存在的世界,是空白啊。

“你在说什么啊,我一个人消失,怎么会连带着世界一起消失呢。真是笨蛋。”玛丽说着嫌弃的话,却将兄长紧紧抱住。

你不明白的……小白。有的人离开真的会让世界崩塌。无论是你,还是他。

“活下去,小黑。不可以轻易地否定……你会继续存在着的世界。这样的话,我们肯定能够一直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泪水就这么轻易地落下,滚烫地滚过面颊,滚过心脏,在心底沉积,才更加唾弃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全部都是我的错。

“小黑你啊……肯定在心里觉得对不起我吧,不用担心哦,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

威廉错愕地望着玛丽祖母绿的眼眸,泪水模糊了视线,一切都迷迷糊糊的。玛丽用手擦去了他的眼泪,语气轻快:“我们都爱着你啊,哥哥。”

“我也爱着你们哦,小白。”他露出了最后一个微笑,将玛丽紧紧抱住,然后感受着金色的符文从玛丽身体里蔓延出,两人的心脏如同不曾分开一般跳动,在这处墓地,她将迎来长眠。

“我已经……没有修复和固定你的力量了,所以借助残留在你身体内的力量,重新建立结界。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够成功。”

“威尔的话肯定没问题的爸爸妈妈也在我们身边。这三年,让我一直存留在这儿的理由是爸爸妈妈的『爱』啊。”

“的确呢,真是可靠啊。”

“啊!威尔,绝对绝对、不可以被那家伙拐走啊!至少他不好好道歉的话绝对不让!”玛丽突然恶狠狠地说。

结界的力量慢慢融入这座城市,如同树一般的符文向上生长。

“再见了,威廉。我的希望、我的未来。”玛丽像拥抱自己一般抱住了那个蓝色光团,自己则化作了光点消逝。

结界终于再次完整起来。

多谢了,雷欧。

一只蝴蝶翩跹飞往雷欧,在他唇上轻触而过。

 

“看到了吗,小白。你的骑士虽然满身创伤,但是却无比帅气哦。”他顿了顿,抬手遮住了刺目的阳光,“不……不是呢。他是我们的英雄。”

 

多日后,赫尔沙雷姆兹机场。

雷欧送别了威廉,离开了这个异样都市的小黑前往了加利福尼亚州,那里有着小白一直想看却不得见的优美胜地,他决定在那里定居。

候机厅内人来人往,他不由自主地吹起了序章。三年能改变多少事现如今大概也只有他知道了。

他摆弄着雷欧推荐的相机,就着机场的落地窗拍天空,阳光晕出几道光轨,另一半被云遮挡。因为是对光拍摄,整体看来只剩下太阳和反光的窗棂几个亮点,虽然算不得什么好照片,威廉还是笑了起来。

优美胜地的景色他几乎是每一个角落都拍了下来,洗出的照片整整用了两本厚相册。默塞德河潺潺流过,树木中洒落阳光碎屑,落雪的山脉,镜面般的湖泊,广阔的牧场,如练的瀑布,玛丽这么想来一次也是正常的吧,威廉这么想着。

 

【真是……一觉醒来你就离赫尔沙雷姆兹这么远了。】

“你……你没有离开?”

【是啊是啊,某个人吹的口哨难听死了,吵得睡不着呢。】

“那还真是抱歉啊。”

【真是好久不见了,兄弟。】

“好久不见,这次该把你的名字告诉我了吧?”

【Lot.Hellsalem’s Lot.】

“……还真是……让人吃惊啊。”

【吃惊什么,明明就是你自己没听见。】

“既然你回来了,那就走吧。”

【去哪儿?】

“死亡谷。”

 

 

他们一生走过了多少地方,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了。

相册早已占据了整个书架,最显眼的还是那张裱在相框里的绿眸少女。

笑容明媚。












优美胜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绝美圣地国家公园,又名约塞米蒂国家公园,位于内华达山脉西麓,气候地中海气候,所以下雪是夏季。


死亡谷:死亡谷国家公园,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东南部,有一个小角延伸入内华达州,是褶皱山。山丘峡谷雪山盐碱地火山断层冲积扇都能在这里找到,很奇特的一个地方。


这两个地方都很漂亮但是没钱去【心好累】连市都出不了的穷人。


Lot:罗特。看口型是这个名字而且和城市名字也对的上,也有贴吧的考据党分析过了,应该是它没错了。绝黑的太太也有用过这个名字,就当是借用好了OTZ我话好多啊

绝黑粮好少要饿死了QAQ

评论
热度 ( 18 )

© 茂林修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