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修竹

致力于发刀。
一直在爬墙。
确诊重度抑郁重度焦虑轻度强迫行为可能行动言语会比较偏激(日常想死)还请海涵。
混圈前期混邪慢慢洁癖的类型。

大本命月岛。
二本命药研。
三本命芥川。
复健中。


沉迷骨/科,最近特别想吃绝黑和有金/旧金。

【鸟居夏实中心】千羽织

归档。
不记得从哪个旮瘩里翻出来的了,换了手机居然还找得到它。










鸟居夏实相信神明和妖怪的存在,但是她并没有告诉卷沙织。因为沙织并不崇尚清十字清继的“妖怪论”。
她相信神明并不仅仅因为奶奶的病在她参拜了千羽神社之后好转,更是由于她至今都不敢确定的惊鸿一瞥。
拿着千纸鹤手杖的白色羽织神明散发着温暖的光芒降临,无数纸鹤从空中浮现,几乎只是瞬间,鸟居奶奶便被笼罩在光芒之中。鸟居夏实在重症监护室外听不到神明的咒语,却不禁流下泪来。贴着“千羽”两个汉字的神明似乎有所察觉,食指放于唇前示意噤声。鸟居夏实捂着嘴泪流满面,模糊的视线之中,神明的身影渐渐淡去,鸟居夏实也昏睡在病房外的椅子上。
两天未眠的女孩被父母唤醒,被告知奶奶病情好转,欣喜的女孩想到了那位神明,却又害怕这只是自己的梦。鸟居夏实折了一只千纸鹤放于神社之前,表情虔诚地合掌,在转身的瞬间余光瞥到一抹光芒,再回头却只有树木。
“错觉么……神明究竟是否存在呢……”
或许是存在的吧……如果妖怪存在,那么神明也不会再是传说了。
鸟居夏实被困在校车里的时候就坐在窗边,长相凶恶的妖怪扬言「神隐」,却在面容俊秀的银黑发少年面前大惊失色。
几人之间的对话她没有听清,但隐隐约约知道了几个字眼。「少主」「奴良组」「三代目」。
少年在妖怪消失的时候倒下,银黑色的头发瞬间就变成了棕色,少年被蓝黑色长发的少女拥起,戴着斗笠的僧人护着他,一众人在大雾中悄然隐去。清十字清继轻声呢喃:“奴良陆生吗……”声音轻到只有在他身旁的鸟居夏实听得见。
自那以后,清十字清继仿佛变了一个人,从前有多讨厌妖怪,现在对妖怪就有多大热情,那晚的记忆太过深刻,几人之间似乎只有家长加奈忘记了那件事,岛则是一面害怕妖怪,一面又敬仰着。
既然妖怪是存在的,神明也……
鸟居夏实狠命甩了甩骰,双手拍着脸颊。不行不行,现在是考试,不能想到这个,考试又不考神话!
不过……历史上好像是有白狐之子来着……
鸟居夏实一边奋笔疾书一边神游,写完试卷还多二十分钟,她想了想,撕下草稿纸折起纸鹤来。
去看一看千羽大人吧!已经三个月没有去那里了呢。
“夏实哟,你知道我们的姓氏意味着什么吗?那些大的神社外面会有深红色的门柱,那个呀,叫鸟居。”奶奶笑着对她说。
鸟居夏实到了七十多岁的时候还是会想起这句话,每次想起的时候就会折几个纸鹤放到玻璃罐中,这么多年来已经快装满一间屋子了。
独居老人的生活总是孤独的,她会时不时念叨起以前的事,仿佛身边有她看不见的人听着。念叨着她就微笑起来,像是回到了从前。
在卷沙织死讯传来的第二天,鸟居夏实带着一手提袋的纸鹤来到了千羽的神社。说是神社,其实不过是矮小到孩子都钻不进去的破旧木屋。
她拨开草丛,仔细拂拭干净灰尘,然后把纸鹤挂在了檐角,参拜后离去。
一连数十天,直到所有的纸鹤都堆在了神社面前。
她长吁了一口气,仿佛是刚刚达成心愿的少女,眼神清亮柔和。
“再见了,千羽大人。”鸟居夏实语气轻快,猫瞳里满是怀念。
卧居病床的鸟居夏实看着窗外,小树林中各色纸鹤隐隐约约,她微笑着离开。
千羽神社旁,立着一位许久不见踪迹的神明。

评论
热度 ( 3 )

© 茂林修竹 | Powered by LOFTER